Ⅰ 

▶▷▶▷▶▷《你能不能不撩我》焦糖冬瓜 



禁欲贵族占有欲超强深情隐忍疯狂撩受的攻×健气乐观心大迟钝但之后认真回应攻感情、偶尔撩回攻的诱受 


小戳我萌点的是受一紧张就结巴,为后面的剧情有铺垫哟(ノ´∀`*) 



F1竞技文。攻受前世是F1两大惺惺相惜的顶级赛车手,但受因为一起意外车祸去世,攻哀恸不已。前世攻受没有在一起,只是伯牙子期一样的莫逆之交。攻也十分后悔。第二天(记不太清第几天了2333)攻就重生到受没去世、刚进入F1的时候。攻就开始抓紧自己的追受之旅。攻超级疯狂撩受,只要单独跟受在一起就疯狂散发荷尔蒙,但一旦有别人在场就恢复冷淡禁欲贵族的身份,正经冷漠得不行。攻带受一起升级变强,渐渐地攻变成受一个无法割舍的、强势介入的引领者、陪伴者甚至是爱慕的人。


一级方程式的狂拽酷炫,对速度和极限的追求,让人大声喝彩,读来心潮澎湃。亨特(受)和温斯顿(攻)之间的纯粹爱情、男人之间的感情和雄心,互不逞让,又互相扶持,攻带受一起成为速度王国的国王。文中的欧文和夏尔两位曾创造出一个F1时代的辉煌的顶级高手之间老友的惺惺相惜和互损也让人感觉到温情。 



这篇撩文+爽文实在太美了。



 摘一些攻疯狂撩受的情话。


♢♢♢♢♢♢♢♢♢♢♢♢♢♦♦♦♦♦♦♦♦♦♦♦♦♦


(攻受在伦敦塔玩的时候攻念给受听,撩受。那时候受还没有喜欢上攻并且觉得动不动撩人是攻的癖好。但……受也被撩到了) 


若我有天国的锦缎, 


以金银色的光线织就, 


蔚蓝的、灰蒙的、漆黑的锦缎, 


变换着黑夜、晨昏与白昼。 


我将用这锦缎铺展在你的脚下。


可我除了梦一无所有……


就把我的梦铺展在你的脚下。


轻一点,因为我的梦承托在你的脚下。


——《他希冀天国的锦缎》叶芝


♢♢♢♢♢♢♢♢♢♢♢♢♢♦♦♦♦♦♦♦♦♦♦♦♦♦


(攻开法拉利第一次带受飚车,那个时候受对攻不熟,但攻对受很熟。攻是大名鼎鼎的F1顶级赛车手,但受籍籍无名。受觉得攻这么优待他很受宠若惊。然而攻是打着撩他的主意的。攻边以要爆缸的速度飚车边对受说)



“你喜欢我温柔一点,还是粗暴一点?”



“你喜欢什么材质的手铐?” 



“你喜欢细一点的鞭子,还是粗一点的?” 


♢♢♢♢♢♢♢♢♢♢♢♢♢♦♦♦♦♦♦♦♦♦♦♦♦♦



(攻受在比赛间隙去伦敦塔玩,受调侃攻是贵族学院毕业让他念几句诗情画意的诗。然后攻又开始撩受了) 


你最可爱。 



我说时来不及思索,



而思索之后, 


还是这样说。 


——普希金



♢♢♢♢♢♢♢♢♢♢♢♢♢♦♦♦♦♦♦♦♦♦♦♦♦♦


“你也就耍耍我了。” 


“我为什么要去耍别人?”


♢♢♢♢♢♢♢♢♢♢♢♢♢♦♦♦♦♦♦♦♦♦♦♦♦♦


(攻带受去酒吧喝酒,其实攻挺不情愿受想去酒吧,所以请他喝四杯酒,趁机撩他)


“DARK NIGHT,夜幕降临,我的心蠢蠢欲动,你是否和我一样?”


“LIP ON FINGER,我的唇,不止想吻你的指尖,还想吻你的一切。” 


“CRAZY DESIRE,你的性感让我失去理智,毁灭一切都要得到你。” 


“还有最后的YOU RULE ME。你驾驭我的一切,我只为你而存在。”


♢♢♢♢♢♢♢♢♢♢♢♢♢♦♦♦♦♦♦♦♦♦♦♦♦♦ 


我遇见你,


我记得你。


这座城市天生适合恋爱,



你天生就适合我的灵魂。


——杜斯拉《情人》


♢♢♢♢♢♢♢♢♢♢♢♢♢♦♦♦♦♦♦♦♦♦♦♦♦♦ 

终于考完了,耶✌

enticing

Fanith1106:

160916/剑侠演唱会 4P UPDATE!!!!

小表情可爱得不行~

Fanith1106:

160910 休息区挑眉剪辑

奶凡and炸毛凡,意外地,不,是一直都,内外兼Q^^

Fanith1106:

170116 西游万物生长北京发布会

北斗垂苍莽,明河浮太清。
风林一叶下,露草百虫鸣。

——————————————————————《秋夜纪怀》陆游


北斗星高悬在苍茫的夜空中,银河漂浮在天空之上。

微风穿过树林,叶子悄然落下,露水沾湿秋草,百虫鸣叫。

————————————————————————————


鹿晗是个行医。悬壶济世这么些年,他早就从往日的那个无忧无虑的贵公子变成了心平气和的普通人。普通地期待经他手医治的病人都康复,普通地祈祷下一次去病重的病人家中少些崎岖山路,普通地期待自家小院门口的山茶花的花期,普通地安于油盐酱醋茶的平淡日子。


又是一个寻常的夜晚,北斗高悬,众星闪烁,鹿晗走在回家的路上。正穿过一片松林,晚风穿过树林,松子“扑簌”地掉下来,在寂静的松林里听得一清二楚。清白的足靴早已被泥泞的土壤给沾染了,但鹿晗却毫不在意。踏过露水沾染的丛丛野草,牵着马,脚下伴着百虫鸣叫,鹿晗觉得很享受这样的宁静。


缰绳一动,鹿晗发现马儿有些异常,他警惕地向前方望去,这林子虽好,但就是绿林好汉太多,常有抢劫之事。还好鹿晗从小习过武,所以对付这些还是绰绰有余,但前提是——白天。鹿晗这人夜盲有点重,是小时候一场事故导致的。只有极亲近之人才知道这点小秘密。


然而,他还是清清楚楚地看到了那个人。鹿晗知道,这是本能。那人的下巴,那个人的散发,那个人的衣袍。他还捂着胸腹,好像是受伤了?


鹿晗松开缰绳,缓步而微微颤抖着走向吴亦凡。


吴亦凡教会他武功,为他种山茶花,让他情窦初开,害得他幼时得夜盲,又被他抛弃而去。此时却狼狈地倚睡在松树旁。

卫庄x韩非

卫庄竟然挡在韩非面前  帅哭宝宝

>\\\\\\\\\<

在隆冬,我终于知道,我身上有一个不可战胜的夏天。

~~~cr fruitxfruit~~~

山客



桃红被宿雨片片打落,淡粉零落在径上湿润的泥土上,柳绿经一夜细雨涣洗得清新明净,风吹来有如丝如缕的幽香。



拜访的人终于将泥泞的鞋踏上洒落纷纷桃花瓣的庭院,舒了口气,正听柳枝上黄莺啼叫,婉转悦耳,望见一个似乎还未及冠,衣着简单的小生正“哗啦哗啦”地清扫着内院,动作却不显一丝粗野,仿佛信手在完成一幅山水画。稍冷的微风拂起他松松束起的鬓发,他也任由青丝散在风里,置之不理。他倒是不扫那可怜可爱的桃花瓣,只扫那杂尘泥土。一看就是多情之人。



来访人心下默默赞叹了一下这童子的清新脱俗的气质,然后礼貌地询问童子:“打搅了,小生,你家师傅在家么?”



“师傅在家,不过仍在静坐禅思,我不敢打扰,抱歉,请您随我到内屋来喝杯热茶罢。”



“冒昧地问一下,你叫什么名字?”



“鹿晗。天将明曰晗。”



“天将明……是希冀和朝气的象征啊……好名字。”



“大人说笑了。”鹿晗一笑了之,不再接话。




桃红复含宿雨,柳绿更带朝烟。

花落家童未扫,莺啼山客犹眠。

——<田园乐>





(以上只是想练习一下诗歌鉴赏)

————————>—>————<—<——————————————

(以下为恶搞)





鹿晗一边心里犯嘀咕“平常也没这么赖床啊”一边小心翼翼地走到里屋,无奈地看到自家师傅还在床上躺着“静思”。


“师傅……起床了啊……”鹿晗用气音温和地提醒师傅。


毫无反应。


“该起床了!”


依然没有反应。


“……”


鹿晗终于下狠心了,“吴亦凡!太阳要照屁股了!羞不羞!”



“啊……嗯~晗晗,有什么事么?”

万幸,鹿晗他师傅终于醒了。吴亦凡伸了个懒腰,顺手捏了一把鹿晗的脸。挺有弹性的。



“师傅,有人来访,你快去接待他!”鹿晗面无表情地拂掉了他师父的手,装得倒是镇定自若,却又掩饰不住耳根子上蔓延的绯色。



吴亦凡看了直想笑,又憋住了,望着小徒弟走远的身影,心里默默地想着,为师熬夜为哪般?不过是你要及冠,一日为师终身为父,我总得给你准备准备大礼啊。想着想着,突然想到鹿晗前日在他面前频繁地提起及冠以后要出山历练的事,吴亦凡眼神中闪过一丝苦涩,晗晗啊,徒弟大了不中留啊。品味了好一会儿伤感的情绪,吴亦凡才毫不留恋地掀开衾被,下榻穿衣。





挑灯夜战


要高考了。时局紧张。

吴亦凡的理综比鹿晗好些,受鹿晗所托来隔壁鹿家给鹿晗查漏补缺。

书房里两人各占一方,led冷白的光充盈着。鹿晗今晚要做一套理综题,说起来轻松但到了笔下又是另一番事了。

他微微垂着头,因为热前面的刘海早被顺到脑后去了,光洁的额头暴露在灯下,眉头微蹙,被灯亮的眼睛专注地盯着卷子,嘴唇无意识地被咬住,笔尖顿住,他显然有些被难题卡住了。

吴亦凡也在做题,偶然一抬头就看见鹿晗这幅苦恼的小表情,突然觉得眼里的疲累干涩也不是那么令人想骂街了。嗯,其实(和晗晗一起)挑灯夜战也是一种乐趣?

这种紧要关头,时间总是飞快地流驶,不知不觉两个半小时已过。吴亦凡低声温柔地提醒道:“鹿晗,时间到了。”

“哦知道了,诶老吴你跟我讲讲这题,我觉得做着有点吃力……”鹿晗说着便想起身。

吴亦凡率先起身坐到他身边,由于坐姿的关系,他不得不侧着身子,左手撑着座位,胸膛就正好侧对着鹿晗。吴亦凡右手拿着卷子,看了一会儿,低沉好听的声音就响起来,耐心却又一语切中要害。两只脑袋便在灯下凑着,两人讨论着解题步骤,自然又亲密,倒有些耳鬓厮磨的亲切感。

吴亦凡有些喜欢这样亲密的感觉,只有他们两个人,世界也不能来打搅他们。由于身高差,吴亦凡就像虚虚地半边环抱着鹿晗,吴亦凡侧目便能看见鹿晗闪动的眼睛,漂亮的侧脸,带着韧劲的脖颈,白皙的颈窝和顺着校服领口而下更隐秘柔软的皮肤……卡!吴亦凡艰难地收回自己贪恋的眼神和想入非非的念头,内心默默地告诉自己:等到高考结束再说,高考结束就告白吧这会儿必须忍住啊。

讲毕,吴亦凡不动声色地挪远了些。鹿晗头顶清新的发香却一直萦绕在他的嗅觉中,明明淡淡的,却熏得他心悸。他怕再靠近一点,他就忍不住把鹿晗匀瘦挺直的腰板给抱在怀里了。

“很晚了,早点睡,晗晗,我走了。”
“拜拜老吴,你也累了,早点睡!诶外面楼道灯有点坏了你小心点!”
“不就隔个过道吗这都要替你夫君路途安危担心啊?"
“滚犊子!”

就这样,不说破,暗暗的美好。

两个人在各自的床上做好了决定,满足而又心无杂念地沉沉睡去。

夏夜暖熏熏的栀子花香若有若无,鹿晗入睡前朦朦地想着,花香也比不过吴亦凡校服上,哦不,吴亦凡身上清爽的味道好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