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客



桃红被宿雨片片打落,淡粉零落在径上湿润的泥土上,柳绿经一夜细雨涣洗得清新明净,风吹来有如丝如缕的幽香。



拜访的人终于将泥泞的鞋踏上洒落纷纷桃花瓣的庭院,舒了口气,正听柳枝上黄莺啼叫,婉转悦耳,望见一个似乎还未及冠,衣着简单的小生正“哗啦哗啦”地清扫着内院,动作却不显一丝粗野,仿佛信手在完成一幅山水画。稍冷的微风拂起他松松束起的鬓发,他也任由青丝散在风里,置之不理。他倒是不扫那可怜可爱的桃花瓣,只扫那杂尘泥土。一看就是多情之人。



来访人心下默默赞叹了一下这童子的清新脱俗的气质,然后礼貌地询问童子:“打搅了,小生,你家师傅在家么?”



“师傅在家,不过仍在静坐禅思,我不敢打扰,抱歉,请您随我到内屋来喝杯热茶罢。”



“冒昧地问一下,你叫什么名字?”



“鹿晗。天将明曰晗。”



“天将明……是希冀和朝气的象征啊……好名字。”



“大人说笑了。”鹿晗一笑了之,不再接话。




桃红复含宿雨,柳绿更带朝烟。

花落家童未扫,莺啼山客犹眠。

——<田园乐>





(以上只是想练习一下诗歌鉴赏)

————————>—>————<—<——————————————

(以下为恶搞)





鹿晗一边心里犯嘀咕“平常也没这么赖床啊”一边小心翼翼地走到里屋,无奈地看到自家师傅还在床上躺着“静思”。


“师傅……起床了啊……”鹿晗用气音温和地提醒师傅。


毫无反应。


“该起床了!”


依然没有反应。


“……”


鹿晗终于下狠心了,“吴亦凡!太阳要照屁股了!羞不羞!”



“啊……嗯~晗晗,有什么事么?”

万幸,鹿晗他师傅终于醒了。吴亦凡伸了个懒腰,顺手捏了一把鹿晗的脸。挺有弹性的。



“师傅,有人来访,你快去接待他!”鹿晗面无表情地拂掉了他师父的手,装得倒是镇定自若,却又掩饰不住耳根子上蔓延的绯色。



吴亦凡看了直想笑,又憋住了,望着小徒弟走远的身影,心里默默地想着,为师熬夜为哪般?不过是你要及冠,一日为师终身为父,我总得给你准备准备大礼啊。想着想着,突然想到鹿晗前日在他面前频繁地提起及冠以后要出山历练的事,吴亦凡眼神中闪过一丝苦涩,晗晗啊,徒弟大了不中留啊。品味了好一会儿伤感的情绪,吴亦凡才毫不留恋地掀开衾被,下榻穿衣。





评论